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7部完-网在线观看免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7部完-网在线观看免
网在线观看免还载不载客?  遇到这样的事,利奇只能感到哭笑不得。  咖啡馆的平台很大,虽然只放了五张桌子,却足够让这些人全都坐下。  负责搬椅子的当然是利奇,不过这一次和他一起动手的还有咖啡馆的老闆。  一边搬椅子,利奇一边注意那个老闆,他很想弄清楚这个老闆到底有什幺本事,为什幺莉娜的父亲、帕金顿圣国女皇这样的大人物都会到这 来喝咖啡?  看了半天,利奇也没有看出什幺名堂,这位的脚步有些虚浮,眼神有些散乱,既不像是骑士,也不像是念者。  不过利奇并不敢完全肯定这位就是普通人,上一次他在这 遇上的那个图书管理员,看上去同样也像是一个普通人,可是那位轻轻一点,手指就戳到了他的额头上。  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到莫名其妙,那个人的动作并不是很快,他却偏偏躲不过。  差不多把咖啡厅 面的椅子全都搬了出去,数量才刚刚够用。  最后一张椅子是利奇自己的,不过他没能马上坐下,搬了椅子之后,他还要帮着老闆拿咖啡。  端着託盘来回好几次,直到每一个人手 都有一杯咖啡之后,利奇这才能够停下来喘一口气。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停下来看看其他人。  和那位女皇陛下坐在一起的有六个人,男的女的都有,全都有点上了年纪。  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也很普通,只有一个老头看上去有点邋遢,老头的头髮鬍子全都乱蓬蓬的,脸上皱纹堆垒,皮肤看上去黝黑,而且黑得发亮,一双手很大,手的关节特别粗,而且长满了老茧,这个老头身上穿着一件灰格子毛衣,下面是一条洗得发白的粗布裤子。  看到这个人,利奇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做苦力的。  不是矿山的矿工就是打铁的铁匠,这从老茧的位置就可以看得出。  但是利奇又不太敢肯定,因为他看到莉娜和罗宾都「乖乖」地坐在那个老头的旁边,两个人可以说目不斜视,非常淑女的静静坐着。  利奇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两个女人对那个老头的敬畏,显然还在对那位女皇陛下之上。  利奇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有些乱了。如果只是莉娜一个人这样,他还能够理解,在此之前他至少看过莉娜有过类似的表现,但是罗宾也如此,实在是太奇怪了。  利奇不由得将头转向了自己的师傅。  果然师傅黛娜也显得有些拘束,这绝对是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  再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似乎没有什幺反应。  「小家伙,辛苦了。」老头同样也注意到了利奇,他来这 喝咖啡,有一半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  利奇很「乖」地走了过去,既然莉娜和罗宾都这样「乖」,他当然知道应该怎幺做。  「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看看。」老头说道。  利奇照着做了。  老头捧着利奇的手,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颠过来倒过去看了半天,然后放下利奇的手,摸索着从左侧的口袋 面取出了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就看到 面放着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有针、有纤细的玻璃吸管、有小号的试管。  「我需要你的一滴血。」老头拔出那根针,扳直了利奇的中指,然后用力一戳,顿时指尖上冒出了一粒小血珠。  老头迅速地用吸管将血吸了起来,然后封入了试管 面。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缓慢,却又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停顿。  自始至终利奇都没有动过,因为他偷偷看过莉娜、师傅和罗宾,三个人的眼睛 面居然都闪着羡慕的光芒,特别是罗宾,那已经不只是羡慕,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嫉妒。  这下子利奇心 有底了,这绝对只会是好事,不会是坏事。  他没有问老头是干什幺的,更没有问取这些血有什幺用。反正回去之后只要问莉娜,肯定能够得到答案。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头和蔼地问道:「我们刚刚谈起年轻时对将来的憧憬,说说看,你想像中的将来是什幺样的?」  利奇顿时愣住了,因为他不知道怎幺回答。  他以前确实对将来曾有过一些计画,当初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赚很多钱,变成一个有钱人,能够在市中心买一幢漂亮的公寓,再在山 建造一座超级豪宅。  不过这一切在他成为骑士的那一瞬间成为了泡影。  骑士很有钱,钱对骑士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骑士也有地位,地位对骑士来说也同样没有意义。  迷惘,利奇的心中充满了迷惘,自从成了骑士之后,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成为骑士之后,他确实没有想过将来应该是什幺样的。  如果他是其他的骑士,或许会说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得到天位,甚至梦想自己成为剑圣。  可惜他不是,剑圣的头衔对于他来说远没有市长的位置有意义。  好半天之后,利奇犹豫地说道:「我倒是很希望没有战争,想要成立一个家庭,生一堆孩子,如果能够住在裴内斯倒是不错,有时间就可以到这个地方来喝喝咖啡,看看四周的景色,和别人聊聊天,不过回格拉斯洛伐尔也不错,閑的时候可以到河边钓鱼,还可以到山 打猎。」  利奇越说越感觉这个将来确实不错,骑士的世界太残酷了,就算是莉娜和罗宾这样血统高贵的骑士也会被派上战场,用生命来换取荣誉,这对于其他骑士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在他看来实在有些傻,他一直都觉得,活着才是最美好的。  只要是105小队的人,对这样的回答都感觉很正常,那位老者和旁边的女皇陛下或许是因为涵养好的缘故,同样也没有显露出异常,只有小公主一脸惊诧地看着利奇。  「这也是一种幸福。」女皇喝了一口咖啡,淡淡地说了这幺一句。  真正有所感悟的似乎是那个老头,就看到老头摸了摸自己蓬乱的头髮,喃喃自语着说道:「是啊,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可惜有些人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忘了。」  「你大概感觉奇怪,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吧。」老头对利奇越发的和蔼,他当然看得出利奇说出这个答案并不是为了讨他的欢心,不知道他的身份却能够说出这番很对他胃口的话,这就更难能可贵了。「我只是一个过气的老铁匠,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天,也是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管图书的家伙和你聊过天?我是他的朋友,我听他提起过你。」  利奇没感到太意外,他已经猜到很可能和那天的图书管理员有关。  「你喜欢什幺样的武器?」老头说话方式非常跳跃,这或许和他整天和金属、刀剑打交道有关,这个世界上能够和他说得上话的人很少,所以老头也很少和人聊天,久而久之老头也就变得有些不太适应和别人说话。  利奇倒是没有太在意这种怪异而且突兀的聊天方式,他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盾。」  一听到这样的回答,老头的脸顿时变得凄苦,所有的兵器 面,盾恐怕是最不具技术打造的一种兵器。以他的技术,打造一面盾牌,实在是太对不起他「神工」的名头了。  「我记得你的困惑好像是攻击力不足。」老头从老朋友那 早就知道了利奇的情况。  「我确实不擅长进攻。」利奇这时非常希望老头能够给他一些建议。  「我看过你的手了,你的手非常灵活,你会的功法非常杂,擅长的武技应该是防守反击那一类,而且好像对近身格斗之类的技巧非常有研究。你的力量不小,但是你的斗气外发方面有些问题。」  老头微微闭上了眼睛,他已经开始在脑子 面设计了。  没有人说话,大部分的人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老头静静地想事情,但是他的身上不自觉流露出一种气势。  那不是骑士的精神压制,没有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但是这种气势却比精神压制要强大得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跪倒在地顶礼膜拜的感觉。  老头思考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打造兵器对他来说已经成了本能,刚才他在看利奇的手时,其实已经有了设计方案,问利奇的那句话只是想听听兵器的使用者本人有什幺意见。  「我以前曾经设计过一把骑士刀,只是一直都没有适合的人使用它,所以它一直只是画在纸上的设计,这把骑士刀对你来说倒是很适合。」  一边说着,老头一边用叉子在桌布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图形,并且在一旁解释。  利奇静静地听着,很快他就明白了,为什幺老头将这件武器称作为骑士刀,而不是一般说的骑士剑或者骑士军刀。  这居然是一件软兵器,却又不像鞭子那样完全是软的,而是半软半硬,平时看上去像是一把轻质长剑,不过只有剑尖部分是双面有刃,底下都只是一边开刃,又有点像我做屠夫网在刀。  这件兵器可以击刺,和普通的长剑没有什幺两样,同样也可以用来砍削,砍削的时候,这件兵器会变弯,弯得像是古波斯弯刀。  轻质长剑和古波斯弯刀都是追求速度和灵活性,是对力量没有太多要求的武器,对他倒是挺适合的。  老头向利奇解释完自己的设计之后,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也不早,我年纪老了,要回去休息了。」他拿起旁边的一根拐杖,撑着拐杖慢慢地走了。  除了那位女皇陛下,其他的人全都面面相觑,谁都看得出老头专门是为了利奇而来的,知道老头身份的那几个人则都非常震惊,不知道老头身份的人,隐约间也感觉到了些什幺。  女皇等到老人走远,这才微笑着问道:「我亲爱的女儿,你玩得怎幺样?」  「我玩得很高兴,裴内斯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小公主答道,这样的话多少有点外交辞令的味道,显然是说给身边的这些人听的。  像她这样身份的人,去过、见识过的东西多得是,裴内斯虽然不错,不过论历史悠久,裴内斯只能说差得远,论气势恢宏,同样也谈不上,顶多就是商业比较繁华。不过裴内斯的商业带着很浓的平民化味道,别看这位小公主几天来买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十之八九会被当作礼物送给别人,她自己是不会用的。  「别太贪玩,虽然你很閑,但是有的人并不閑。」女皇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教训着自己的女儿。  这番话自然是说给利奇听的,其他人这段时间没什幺事情必须要做,只有利奇几天之后就要和格洛德对决,此刻对于他来说,时间确实非常宝贵,他已经白白浪费了两天时间。  「我知道了。」小公主虽然低头认错,不过她的心 怎幺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  保镖的工作总算是结束了。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得到了一些礼物,有的得到的是一顶帽子,有的得到了一个装饰包,比较尴尬的是罗宾和利奇,利奇是男人,罗宾则是喜欢把自己装扮成男人,所以送给他们的礼物当然要符合他们的喜好,偏偏公主买的那些东西 面,只有一把刮鬍子刀是为她的父亲买的。  利奇没有鬍子,罗宾当然更不会有。  最后这位公主殿下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块怀錶给了利奇,这块怀錶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外壳包金,錶盘四周镶着一圈碎钻石。这块怀錶不但能够看出时间,还可以看出日期和星期几。  「你赚到了,这块表是为皇室订做的,有钱也没有地方买。」莉娜识货,不由得调侃起利奇来,她也知道利奇挺在乎这些的。  「我的那份也送给你了。」莉娜随手把自己得到的那个小提包也扔到了利奇的手 ,她才看不上这种东西呢,这类玩意儿她有的是,又不缺这几个钱。  「我的这份也给你。」师傅黛娜也把她得到的礼物扔给了利奇,她得到的是一顶帽子,她从来不会戴这种玩意儿。  「还有我的。」这一次是队长嘉利小姐,她和黛娜一样,平时总是穿着制服,此刻身上穿的这件还是内务部帮她们紧急弄来的。  很快利奇的手 就多了一大堆的礼物。  「那位老人是谁?」利奇早就想找机会好好问问了。  莉娜笑了起来:「他本人不是已经说了吗?他就是一个铁匠。」  「我才不信呢!你好像很怕他。」利奇瞪了莉娜一眼,他知道莉娜是在吊他胃口。  「谁说怕他?」莉娜瞪了利奇一眼:「那叫敬畏,知道吗?」她习惯性地掐住利奇的脸颊拧了拧。  利奇的师傅黛娜是一个好人:「那位老人叫艾斯波尔*洛扎卡。」  还没等黛娜说完,105小队的人除了早已经知道答案的莉娜和罗宾,以及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反应的诺拉外,其他人全都惊呼了起来,就连以往显得冷漠的嘉利和玛格丽特也是如此。  利奇有点不知所措,他可不知道这位艾斯波尔*洛扎卡到底是何方神圣。在骑士圈子 面很有名的人物,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未必那幺有名了。  而且同样一个有名的人,在骑士和普通人眼 代表的意义是不同的,就拿那位女皇陛下来说,在普通人看来,这位的地位非常崇高,是大人物。可是对于骑士来说,那位女皇是圣皇的直系血裔,在骑士的世界之中,她只是名义上的最高统帅。  莉娜知道利奇的底细,一看到这个家伙满脸迷惘,立刻知道他肯定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  「艾斯波尔*洛扎卡是当代的神工,这下子你明白了吧。」  利奇点了点头,他没有听说过艾斯波尔*洛扎卡,但是知道什幺是神工。  骑士是国家武力的主要支撑,不过光有骑士也没有用,骑士必须有顺手的兵刃,必须要有合适的战甲。  一个骑士的背后有一大堆人为他们服务,有人专门设计和製造战甲,有人专门负责调整战甲的性能,有人为战甲配备武器。  兰蒂的职务类别就是「整备士」,她真正拿手的是调整战甲的性能,替利奇製造战甲完全是业余水準的尝试之作。  所谓神工就是这类人 面的佼佼者。  对于骑士来说,一位神工的地位绝对不亚于一位剑圣,甚至比剑圣的位置还略高一些。  「三大神工 面,艾斯波尔*洛扎卡最擅长的就是兵刃的製造,据说他製造的兵刃全都有血有肉,如同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他称号就是『生命锻造者』。」莉娜啧啧连声:「艾斯波尔的脾气非常古怪,他一向不与高层人物来往,所以应该不是那位女皇陛下请来的,艾斯波尔亲手打造的兵刃可不多啊。」只要一想到自己没有一件神工打造的武器,莉娜就忍不住嫉妒起来,她用力乱拨着利奇的头髮,嘴 不停地嚷嚷着:「你哪来这幺好的运气?」  和莉娜不同的是,黛娜看上去异常严肃,她转头问莉娜:「艾斯波尔怎幺会到这 来?据说他对政治一点都不感兴趣。」  莉娜停止了打闹,她闪开了黛娜投来的目光,虽然她知道一些内幕,不过有些东西在没有确定的时候,绝对不适合乱说。  此刻来到裴内斯的人 面,有很多是和艾斯波尔一样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几天前她见到的那个图书管理员就是这一类人物。  虽然她的父亲始终不肯告诉她那个图书管理员是谁?为什幺会来这 ?但是以她的关係网,想要弄明白这些事还是有办法的。  「别管这些,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队长嘉利说道,整个小队 面只有她能够劝服黛娜。  虽然此刻对利奇来说时间非常紧迫,不过紧迫程度并不像女皇陛下所说的那样强烈。  小公主只是白天需要人陪,她所佔据的时间也就十点以后到四点之前的这六个小时。  对于利奇来说,晨练照样可以进行,他起床又特别早,这样一来就至少有六个小时可用,傍晚之后又有三个小时左右的练习时间。十点之后是合修时间,这段时间只有三个人和他合修。  兰蒂的地位当然不可取代,只有她能够将外界的能量转化成为那种特殊的生命能量,另外两个人是诺拉和莉娜,这两个女人性技高超,只有她们俩可以控制着利奇体内的斗气,完成整个迴圈。  利奇只需要睡觉,根本用不着刻意控制。  这两个女人分工倒是很明确,莉娜负责上半夜,诺拉则负责下半夜,两个人交替着和利奇做爱。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安排,所以利奇的时间虽然紧,空闲却还是有的。  「我想请半天的假。」利奇对队长嘉利说道,他的手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这全都是其他人不要的礼物。  这东西利奇肯定不会自己用,因此他打算交给妈妈。  利奇的妈妈最喜欢这类东西了。  「就给你半天假期,明天早上五点以前一定要回来。」嘉利命令道。  「是的,长官。」利奇连忙答应。  利奇的父母、表姐和玲姨现在都搬到了市中心的那个小房间 面,那 离码头并不远,他拔腿狂奔,很快就到了。  那条小巷在最热闹的商业区,但是一进小巷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靠巷口的地方还听得到外面的喧哗声,往 走上十几步就什幺声音都听不到了。走到门口,耳边简直就是一片寂静,四周密密麻麻拥挤着的房屋,将外面的声音完全遮挡住了。  这些房屋 面的房间大多被用来当作仓库,住的人家极少,所以一点人气都没有。  利奇有钥匙,他打开了门。  即便是白天,走道和楼梯都显得很黑,踩在楼梯上立刻发出「咚咚」的声音。  利奇上楼的时候,房间 面就已经有响动了,只听到吱吱嘎嘎一阵拖拽椅子桌子的声音。  「老妈开门。」利奇大声喊道,虽然他有钥匙,不过自从上一次线观看免费观他打开门看到妈妈和爸爸在床上干那件事,利奇就学聪明了,从那之后他总是等 面的人打开房门。  听到利奇的声音,门上的一扇小窗「哗」的一声打开了,一双眼睛凑在视窗往外看了看, 面这才响起了一阵兴奋的声音:「哇,儿子,你总算回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稀哩哗啦的金属碰撞声,好半天,门才开了。  开门的是利奇的妈妈,她原本想要扑上来拥抱一下儿子,不过看到利奇手 大包小包十几个盒子,注意力一下子就从利奇的身上转到了这些盒子上面。  「哇,儿子,太好了,这些都是你买给我的?」妈妈非常「体贴」地将那些盒子一个个都接了过去。  利奇苦笑着,妈妈的性格永远都不会改变。  走进房间,他诧异地看着四周,只看到窗户的外面全都竖着一根根的铁栏杆,门上也是好几道门闩,还加上了一道铁链。  「这是为了防备小偷?」利奇问道。  「有几个不长眼的流氓。」玲姨颇有些怨气:「不过现在好多了,已经和管这一带的员警打过招呼,员警警告了那些流氓后,很久没人来招惹我们了。」  「要不然还是住回以前的那幢别墅?」利奇提议道。  「不,这 挺好的。」利奇的妈妈在一旁毫不在意地说道,以前她就很眼红那些在市区有房子的人家,住在这种繁华的地段,对她来说绝对是梦寐以求的事。  更何况,她也有点不太放心她的丈夫,靠近巷口的那排房子有不少是鸡窝,到了晚上满街的妓女,这些妓女找到嫖客之后,就会带着嫖客找一间房间做那种事。  她很担心自己如果住到郊区的别墅,丈夫晚上寂寞了很可能会带妓女回来睡觉。  如果是以前,丈夫没什幺钱还用不着担心,但是现在,丈夫在军需部,虽然他的职位油水不多,不过军需部本身就是肥得流油的地方,捡点油就足够让他们全家吃得饱饱的。  妈妈一边发表着自己的意见,一边已经开始拆那些盒子了。  第一个盒子被拆开,她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面装着一个提包,这玩意儿原本是送给莉娜的,在这些礼物 面算是价格比较昂贵的一件。  「哇,卡芙妮的新款提包啊!」妈妈的声音显得异常高亢。  在裴内斯,她有的是时间,白天没事做,就和另外两个女人一起上街闲逛,虽然买不起那些好东西,但是款式和价钱却已经牢牢地记在脑子 面。  玲姨和表姐原本并不打算去看那些盒子,有好东西却不是给自己的,只会让她们感觉到心 痒痒,但是现在她们也忍不住了。  女人看到名牌奢侈品,就像是饿虎看到了血淋淋的鲜肉,诱惑力是绝对没有办法阻挡的。  「哎呀,真是它啊,这个提包至少要七百二呢。」  「快看,这是什幺?伯瑞纳商店的帽子,这......这是鸵鸟皮的,好软啊。」  「还有还有,杜丽埃的香水,我记得这瓶要五百多。」  「哪里只五百?这是倾情夜茉莉,艾尔莫商场打折的时候也要卖六百四十多,不打折的话也要超过七百。」  「啊......这卡密纳夫人设计的丝巾好像是非卖品。」  「......」  看着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利奇退到了一边,他知道,一时半刻,这三个女人不可能从兴奋状态中恢复过来的。  不过利奇很快就知道他错了。  就看到表姐突然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笑嘻嘻地拿着那条非卖品的丝巾走了过来。  「你看,我戴这个合适不合适?」  表姐眨着眼睛,那模样要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利奇当然知道表姐的意思,他看了一眼那边的妈妈。  利奇的母亲其实并不在乎一、两件东西,这一次儿子送给她这幺一大堆礼物,面子已经攒足了,给妹妹和外甥女分几件礼物,大家高兴高兴,绝对是一件不错的事。  看到妈妈没反应,利奇立刻说道:「很配你,这原本就是要送给你的。」  一听到这话,表姐立刻弯腰在利奇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只有这点表示?啧啧啧。」妈妈嬉笑着摇了摇头。  「姐......」玲姨在一旁推了她一下。  「也有一件礼物是小姨的。」利奇连忙说道。  「那幺你爸呢?」妈妈已经把所有的盒子全都拆了开来, 面全都是女人的东西。  「当然準备了。」利奇从兜 掏出怀錶,放在桌子上。  这个圆溜溜黄澄澄的东西立刻吸引了三个女人的注意力。  利奇的妈妈也不再摆弄手 的那堆东西了,玲姨刚才还在琢磨该挑哪一件最合适,现在也顾不上了,表姐更是直接拿过那块怀錶。  打开一看,三个女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平日她们也经常逛珠宝行,那 面也有各种各样的怀錶,和这一比,立刻就比出高下来。  「这是什幺?」玲姨眼尖,她指着怀錶后面印刻的一个标记问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商标。」  那是一个皇冠的标记,不过皇冠 面有一朵玫瑰花。  利奇顿时有些得意:「不是商标,而是帕金顿圣国皇家的徽章,这块表是皇室御用的,密斯拉公主殿下把它送给了我。」  两天前,利奇还在为充当保镖而暗自抱怨,但此刻他的感觉却相当不错。  他暗自感歎,看来妈妈的虚荣也传染到了他的身上了。  房间 面好半天都没有任何声音,因为三个女人听傻了。  隔了至少有一刻钟,利奇的妈妈才惊慌失措地说道:「你见到外国的皇室成员了?这些礼物都是他们送的?」  「这不算什幺啦。」利奇很清楚,什幺样的事情最能够引起这些女人的兴趣:「十天前,我得到了一张请柬,邀请......红宫 面的布置别说有多幺奢华了,外面的大厅还好, 面那简直就是金碧辉煌......来的都是大人物,公使只能算是小角色,各国皇室就来了一大堆......皇室成员买东西当然不会像你们那样,她们全凭兴趣,喜欢就买下......」  利奇就像是讲故事一般,将最近几天的所见所闻加油添醋说了出来。他的话大部分是真的,只是稍微夸大了几分,反正玲姨和表姐也没有机会知道真假。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虚荣,多少还有一些报复的味道,以前玲姨经常洋洋得意地说着过去的事,妈妈和他是听众,现在身份反而倒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楼梯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利奇立刻停了下来。  只看到一张纸条从门缝 面塞了进来。  妈妈走了过去捡起纸条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悦的神情:「又要加班,已经连续加了三天了。」  利奇接过纸条看了一眼,果然是老爸写的,字迹异常潦草。  他只得安慰道:「老妈,别再抱怨了,老爸这段时间确实没什幺空,以后可能会更忙,和各国的盟约一旦签订之后,会有大量的援助物资过来,老爸就是负责物资调配的。」  如果是以前的话,妈妈肯定还要抱怨两句,不过现在她已经明白了,她也知道,丈夫如果不忙的话,弄得不好就要上战场。  在裴内斯的日子她看到也听到了很多事,连首都的人,男的也大多加入了预备役,只不过这 的预备役稍微宽鬆一些,一个星期训练两次,平时还是做自己的事。  这边有些冷场,那边表姐倒是眼睛一亮,她凑到利奇身边低声问道:「今天晚上,你还要回军营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经意地夹了夹腿。  这条小巷除了她们一户住家,就只有巷口的那几间鸡窝,对那些女人,她们当然很不屑,不过每到夜 ,看着阑珊的灯光下成双结对而来的声音,听着那远远传来的销魂声,她们都心痒难熬。  最令她们感觉难受的是,每天晚上都是这样。  「当然不回去了。」利奇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他知道表姐想干什幺。  虽然现在的他绝对称得上阅女无数,不过表姐毕竟是表姐,关係还是在那 。唯独让他感觉不满的就是,表姐总是暧昧不明,并不让他夺去处女之身。  当然利奇并不是很反对这种暧昧,大鱼大肉吃多了,换一种清淡一些的口味,有的时候也挺好。  更何况暧昧玩到高深境界,比起普通的做爱还要刺激。  表姐虽然不允许他插阴道,但是仍愿意让他走后门。  ※※※※  狭长的房间被一分为二,外面半间既是客厅,也是利奇父母住的卧室, 面一间则是玲姨和表姐的房间。  这个房间实在小,就只能放下一张床,除此之外就只有一条仅仅允许一个人通行的走道。  利奇带着眼罩躺在床上,这张床很软,底下是新买的鹅绒床垫,躺在上面就像是躺在云端上一样。  我做屠夫网在两个女人倒是挺会享受的。  他没打算去动眼罩,他知道表姐肯定做了暗记,如果他动过的话绝对会被发现。  虽然看不见,利奇却也不在乎,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自从兼修了侦察骑士的功法,他的六感变得异常灵敏。  这个眼罩虽然遮住眼睛、掩住耳朵,不过掩得并不严实,他依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  「要死啦,居然出这种主意。」  「我可不是开玩笑呦!」  「还说,你都已经有反应了,就是嘴硬。」  「是啊是啊,没什幺事的。」  「疯了,疯了,全都疯了。」  「那幺不如一起疯吧。大不了我先上。」  「......」  外面的房间 面,三个女人压低了声音,在那 窸窣地说着话。  利奇一边偷听,一边心 狂跳,他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他不敢继续听下去了,更不敢想下去。  过了好半天,他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好像是两个,又好像是三个,但他强迫自己相信就只有两个人。  鹅绒床垫一下子陷了下去,两个女人爬上了床,一个站在他的头前,一个站在他的两腿之间。  两个女人一起跪了下来。  利奇随手摸了一把,跪在头前的那个女人穿着丝袜,小腿异常纤细,毫无疑问是表姐。  这个淫蕩的小妖女仍旧和以前一样,丝袜肛门的位置有一个破洞。  利奇环抱住表姐的臀部,他把表姐压低了一些。  他轻舔着表姐的阴部,表姐阴部早已经被淫液濡湿,和皮肤紧贴着。  淫液虽然有些淡淡的腥味,不过表姐的阴部却很香,不知道用香皂洗了多少遍。  利奇的舌头有事可做,手指同样不閑着,他的右手食指不停在表姐的肛门 面抽插着。  表姐的肛门明显比以前要松了很多,看来母女俩经常做假凤虚凰的勾当,利奇不禁有点怀疑,老妈是不是也加入了。  利奇舔弄他的表姐,表姐同样也在舔弄他。  表姐一口就将他那肥硕的阴茎含在了嘴 。  她当然没有艾米丽的妈妈那样高明的口交技巧,没有办法把他的性器整根吞下,所以只能在刺激方面做文章。  那条灵活的舌头不停地在马眼、龟楞的部位钻着,不时还会用牙齿轻咬两下。  利奇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翻了上去,跪在他双腿之间的那个女人轻轻拨开他的臀缝,在他的睪丸和肛门之间来回舔舐着。  利奇一阵哆嗦,他感觉舒服极了,感觉实在是没话说。  他最喜欢这招了。  不过喜欢归喜欢,每一次睪丸被吞的时候,他的心 总是会有些害怕,因为只要稍微用点力,他就会成太监了。  这种淡淡的恐惧配上那湿热的感觉,确实有着说不出的刺激感。  那个女人似乎也很清楚他的感受,居然和他开起玩笑,两排牙齿轻轻合了起来,眼看着要咬到了,女人却停了下来,腻笑着用牙齿磨了几下。  虽然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不会咬下去,利奇仍旧吓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似乎是为了抚慰他那受惊的心灵,那个女人将舌头转向了利奇的肛门,那根舌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硬,旋转着往利奇的肛门深处钻了进去。  毒龙钻,绝对是舌技之中最刺激的一招。  利奇也最喜欢这招。  让他遗憾的是,很多女人打死都不肯这幺做,怕髒,比如表姐就不肯,在小队 面也只有莉娜、诺拉和玫琳这幺做过。  利奇突然间感觉,有机会应该多回家,或者去女孩们那边才是。  说实话,只是做爱的话,他仍旧希望找普通人,他喜欢柔嫩的肌肤、喜欢软绵绵的手感,他喜欢又白又大的肥屁股、喜欢棉花一样蓬鬆的乳房。  一想到又白又大的肥屁股,利奇就开始有些不老实,他的脚摩挲着、揉搓着。他的脚现在就踩在这样的一个大屁股上,只是拨弄一下就是一阵肉浪,除了诺拉,没有哪个女骑士能够给他这样的感觉。  利奇并不知道这片丰腴的肥臀是属于谁的。  或者说,他装作不知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利奇感觉到跪在双腿间的那个女人,用尖利的指甲轻轻搔弄他的小腹。  这是熬不住了,想要真枪实弹地开干。  利奇将双脚放了下来,很快他就感觉到那个女人跨坐在他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久旷,或许是因为被外面那些鸡窝刺激到,这一次居然没有吊他的胃口,直接就真干起来。  利奇感觉到自己的阴茎插入了一个又湿又热的肉洞。  竟然不是走后门,利奇的心怦怦直跳。  以前不是玩暧昧,就是走后门打擦边球,只有一、两次是玩得疯了,让他插前面,没有想到这一次直接就上了。  那个丰腴的臀部动得很用力,上下的幅度很大,不停地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不时地还会和他的身体撞上,发出啪啪的击打声。  利奇随手摸了一把。  那水可真多,他的手摸到的地方全都是湿淋淋的。  和女骑士们的阴道比起来,现在插的阴道要柔软得多,也鬆弛得多,从刺激的程度上来说,是大大不如。  不过利奇只会感到更加刺激,因为这种刺激来自内心深处。  配合着肥臀的起落,他的腰同样一顶一顶,每一次都是重重撞击在阴道的底部。根本用不着什幺技巧,骑士远超过常人的强壮比任何技巧都管用。  随着一阵轻哼,那个女人停了下来,没有声音,因为她的嘴被紧紧地捂住了。只有身体微微颤抖,阴道的痉挛和阴道底部那股吮吸的力量,证明她已经高潮了。  利奇以前一直为自己耐力持久而得意,但是这一次,他却很痛恨这种持久力,他想射精,想把精液射满那个阴道。  高潮过去,利奇感觉到那个女人想离开,但他可不要,他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腰。把表姐推到一边,利奇把那个女人压在了底下。  就像是打桩一般,他用力地抽插起来。  为了让刺激更深一些,他将那女人丰满的长腿并在一起,夹紧的双腿压迫着插在阴道 面的阴茎。  感觉爽多了。  不过利奇追求的并不是爽,他想让刺激更深一些,他想射精。  更加大幅度的抽插,更加用力的冲刺,利奇让快感在性器上慢慢堆积着。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好像没用,他感到刺激,他抽插的女人更感到刺激,这一次抽插了还不到两百下,那个女人就身体紧绷,紧紧地抱住了他。  那个女人像一只猫一样用力地抓着他,尖利的指甲在他的背上不停地划着。  这一次的高潮持续的时间更久。  利奇放开了那个女人,他拦腰将表姐抱了过来。  他必须泻泻火。  也不问表姐愿不愿意,利奇便将龟头顶在表姐的肛门上,稍微一用力,龟头整个滑入了进去。  肛门就是肛门,比前面要紧得多。  利奇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痛死我了......轻点......你这个畜生!」  表姐大声惨叫着,痛到了极点,她忍不住咒?起来。  不过惨叫和咒?很快就变成了腻声的呻吟,剧痛过后是美妙到极点的感觉。  「哦......哦......太美妙了......你插得好舒服......简直美妙透了......」表姐肆无忌惮地叫着床,她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痛楚。  紧凑的肛门、美妙的叫床、纤细的腰肢、柔嫩的肌肤,所有的这一切都刺激着利奇。他用表姐的身体积聚着快感。  可惜普通人和骑士之间的差距毕竟太大,表姐首先支撑不住,就听到她尖叫了一声,肛门猛地夹紧了那硕大的阴茎。  表姐的高潮反应非常吓人,她的尖叫声简直能够穿透别人的耳膜,她的脚蹬得笔直,还啪啪啪地急速抖动着。  利奇甚至能够感觉一股热流顺着他的双腿往下流淌,他很怀疑这是淫水奔流还是表姐失禁。  不过他管不了这些,利奇一伸手又将刚才那个女人拖了过来。  他把那个女人扳转过来,像狗一样趴着,他从后面用力一顶,将硕大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  这种姿势更容易出力,利奇抱住那丰腴的肉臀疯狂地抽插着。  他的快感已经积累到快要爆发了。  双臂传来的感觉告诉他,那个女人不堪承受他的鞭挞,已经软倒在床上。  那幺狂猛的抽插带来的刺激感当然也是同样的狂猛,利奇感觉到快感迅速飙涨,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那个被他抽插的女人也迅速有了反应。  突然他感觉到那个女人的阴道猛地收紧,这种强烈的刺激让他体内的快感达到了巅峰。  利奇怒吼一声,精液喷涌而出。  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了一声轻吟,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那样陌生我做屠夫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