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娇嗲主播 刘涵竹-夫网在线观看

娇嗲主播 刘涵竹-夫网在线观看
夫网在线观看多班的啦,但这几天刚好有两个人不在,只好由我来扛了,恩恩恩恩恩哼……部长……这样子好舒服喔……」
廖廷娟边说边微微皱起眉头,虽说部长只是轻轻地抓捏着,但此时的廖廷娟某一部份的性慾也已经被撩起了,故意说出刺激部长的话。
「你是说刘涵竹和蔡尚桦啊?原本我还在想要来好好见证一下他们两个的呢,不过廷娟,我实话告诉你吧,你才是我的首要目标」
「恩恩恩恩恩哼哼哼……既然都这幺说了……部长部长那还不赶快来……还不赶快来让廷娟廷娟被疼爱啊……」

部长听见了廖廷娟的话后,就算是干过了一堆主播,但还是无法忍耐被激起的性慾,那一根早已经发肿的阴茎便在廖廷娟湿润的阴唇上磨蹭了几下后,像是会发出「咕噜!」一声地滑进了廖廷娟的小穴中,而这一瞬间,部长顿时感觉到一个奇怪的感觉,不同于部长印象中的主播们的感觉,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不是说廖廷娟的小穴已经鬆了或是夹不紧,一样也是立即就完全的包覆住部长的阴茎,但就是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但部长没有经历在多想了,廖廷娟微微皱着眉,同时也发出清微的呻吟声,再加上双手因为举起来抓住部长的撑在床上的双臂而让一对34C胸部被向内集中、黑出一条深沟,部长被这样的挑逗,挺着肥大的肚子的腰开始前后摆动了起来。
「啊啊喔喔恩恩……来了来了终于来了啊痾痾痾……不要停不要停痾痾痾痾……啊恩哼哼恩哼哼……不要停继续啊……」
部长大概是真的被廖廷娟给激到了,竟然完全不顾自己其实一点都不持久的这件事情,逕自的直接用了八成力量在与廖廷娟性爱。
「啊喔喔嗯哼啊啊啊……部长部长痾痾痾痾……原来原来这就是新闻部的部长的厉害……啊啊喔恩哼哼……还想要更多还想要更多的啊……」
廖廷娟的头有点抬起来,这样一来让部长看到廖廷娟似乎因为做爱而紧皱的五官的程度就更多了,而部长也因为看见了廖廷娟的表情,忘记了廖廷娟的小穴带给他的异样感觉。
部长的阴茎不断地进出着廖廷娟的小穴,部长说:「廖廷娟,你知道我为什幺首要的目标会是你吗?」
「不知道……痾痾痾不知道……啊啊啊啊部长部长痾痾痾……天啊天啊痾恩哼哼……顶到顶到了啊痾嗯哼鞥……告诉我告诉廷娟吧……」
部长一阵疯狂的摆动后,喘着气说:「因为因为……比起年轻的脸蛋,我更爱像你们这种看起来不是太年轻的,有一种特别的骚味!」

廖廷娟的一对34C的胸部在部长的做爱下而上下晃动着,此刻的廖廷娟双手举起,反抓着后面的床头板,一双脚被向两旁大打开来,湿润且泛红的小穴完全裸露,而且如果从旁边看的话,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廖廷娟的小穴是如何地在被部长那已经充血的阴茎前后进出着。
「痾恩哼哼部长……部长你让你让廷娟廷娟好爽好爽阿痾痾痾……廷娟廷娟真的好爽阿痾痾痾有被部长疼的感觉啊啊啊……」
部长双手抓着廖廷娟的小腿,以跪坐的体位让阴茎进出廖廷娟的小穴,同时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廖廷娟的34C胸部是如何在自己的做爱下激励晃动着。
部长看着看着,眼睛变得更红了,而在廖廷娟的小穴中的阴茎也变得更加的肿胀,似乎已经到了要冲破极限的边缘,部长心惊:「天啊!竟然被这个廖廷娟逼到这样子!」
「部长部长阿阿阿痾哼哼……廷娟廷娟要高潮要高潮了啊痾痾哼哼……廷娟廷娟要被部长操到高潮了啊啊痾哼哼……不行了太历害了……」
「受不了受不了了痾痾痾哼哼……廷娟廷娟要不行了啊啊啊……部长部长廷娟廷娟要变成你的女人啊啊啊……痾痾好爽啊……」
廖廷娟完全没有要针对诱惑挑逗部长这件事收手,一再地用淫语来催加力道,让部长可以更加的激烈的和她做爱,廖廷娟其实一点都不缺男人,但一旦一起躺到了床上,对于廖廷娟来说就是要好好的互相享受,完全不遗余力的相互较劲。
被廖廷娟引导到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部长,变成了跪姿的体位,这样一来不仅有更多的力气可以好好进出廖廷娟,同时还可以让阴茎更加的深入廖廷娟的小穴,但因为这样子,部长超越了自己的极限,阴茎肿的更大了,而性慾也如脱困的野兽一样肆虐。
「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喔喔喔喔……高潮要高潮了啊痾痾恩哼哼……天啊天啊啊啊痾……部长部长廷娟廷娟要去了啊啊痾恩哼哼……」
在激情之后,部长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地瘫软在一边,反倒是廖廷娟坐在床边,用卫生纸轻轻的擦去肚子上的精液,像是没事一样地做收尾的工作。
「这样的人也能当部长喔?真是太神奇了」要离开暗房之前,廖廷娟转过头去看了部长一眼,心想。

回到刚登船的刘涵竹一行人的这边,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五人来到了最高层的特别贵宾区,而一行人也从服务生手中接过了自己的房卡,进到的自己的房间。
刘涵竹一进到房间,便立即的跑到了落地窗前面,拉开了窗帘,一眼望出去,是蔚蓝的大海以及万里无云的晴空,而且落地窗的玻璃经过特殊的加工,虽然看出去是完全没有色差的美景,但却是完全感觉不到在外头被艳阳高照着的炙热感,刘涵竹不由地讚叹:「太棒了!这个视野实在太好了!」转过身,从窗边看着整个房间,刘涵竹又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完全就跟一间豪华高级套房一样!」
铺着淡粉色的绸缎床罩的双人床上头还有着一块鲜红色的床尾布,既是高雅又带着热情,床尾自然没有缺少一张与床罩同色的床尾凳。
而在双人床与落地窗之间,还有一套一桌二椅,透明的玻璃桌面和黑色的桌柱与鲜红色的绒布单人沙发椅,让刘涵竹看了不由的会心一笑:「大会果然是大会」
而比双人床过去一点,利用玄关做出来的墙壁作为侧面,好几块玻璃做起了一个隔间,玻璃上还有捲帘的设计让这间包含了浴室以及更衣室的隔间有着更加神秘的隐私性。
刘涵竹走进了更衣室,更衣室中有一个L型的贴壁衣柜,刘涵竹一看到这衣柜,立即惊呼出声:「哇!这也太讚了吧!」
有着各式各样的首饰、戒指、手錶和配件在隔板中陈列着,刘涵竹一看就知道这些完全就是名品中的精品,每一件都是吓死人的贵,刘涵竹不由得对于没有打开来的衣橱感到期待和兴奋,先打开了其中一个,刘涵竹接着又打开另外一个,接着把所有的衣橱都打了开来,刘涵竹眼睛发亮地环视整个L型的贴壁衣柜,晚礼服、休闲服、运动服、各式各样的洋装甚至连穿到都已经感觉麻痺地播报服都有,而且每一件、每一套都是一眼就能看出那令人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高级品质,而且更令刘涵竹像是来到天堂一般的雀跃的是,不只是外衣,其中一个衣橱中还有满满的又漂亮又名贵的各式各样的鞋子,另外还有一个衣橱里有着所以刘涵竹可以想到的款式、材质的胸罩、内裤以及睡衣,刘涵竹就这幺盯着这比精品店还要向精品店的更衣室好一阵子。

「难怪邀请函上说不用带任何的行李和盥洗衣物,这幺豪华的更衣间,完全就是为了我们女人而打造的吧!」刘涵竹惊叹的说:「这不拍照说不过去啊!对了,还可以拿来炫耀一下!」
刘涵竹边说边拿起手机拍下这惊为天人的更衣室,同时通讯软体中的这次邮轮之旅所建的群组也不断地跳出讯息,刘涵竹点开来看,陈海茵已经完全进入了部落客模式,鉅细靡遗地拍下自己的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当然在那豪奢的更衣室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狂拍,接下来韩佩颖也跟着上传图片到群组中,接着朱芳君更是完全可以跟陈海茵比的疯狂。
所有人都上传后,开始了激烈的讨论,不过刘涵竹从所有人的照片中发现了,虽然同样都是住在特别贵宾区的高级房间中,但里面的内装也都不尽相同,似乎有一种在装潢前就已经知道会是谁入住,房客的品味和喜好是什幺有都一清二楚,準备的东西也没有完全相同,完全就是根据每个人的体态、适合的以及平常穿着的习惯下去做準备的。
「怪不得会要先登记,原来就是要搞这一齣」刘涵竹心里笑着想。
而在聊天群组里,充满了各种惊叹和惊讶的表情贴图,而且几乎可以说六个人现在都是在更衣室里,忙着翻看这些被他们六人视为珍宝的衣物,看到自己特别喜欢的,还会拿下来好好的拍一翻,甚至直接试穿然后对着镜子自拍。
刘涵竹当然也没有错过这可以好好挑选自己平时想买想穿却不见得花的下手的东西,但刘涵竹还没有像陈海茵、朱芳君和蔡尚桦三人一样已经呈现疯狂地状态,刘涵竹试穿了几件之后,拿下其中一件自己特别喜欢的先吊挂在更衣室中,然后走出了隔间。

来到双人床,鲜红色的床尾布上摆着一捧又大又鲜艳又美丽的花束,还留了一张卡片,卡片的封面上还用优美的书写体写着:「WISH YOU HAVE A WONDERFUL TRIP」。
刘涵竹拿起那张卡片,坐上了床尾凳,打开卡片,卡片上写着:

          欢迎搭乘瑞德蓓德号,我们诚心地希望您能有一趟美妙的旅程。

「瑞德蓓德,傻眼了,个企划人真是令人不敢恭维啊!」刘涵竹笑着说。
卡片里面还有一本游轮介绍的小册子,刘涵竹拿了出来,随兴的翻开竟然就翻到了令刘涵竹再次惊叹且感到开心的一页,原来落地窗外面的那个阳台其实有装设了红床大会的最新科技,刘涵竹案照介绍的小册子上头的指,到了落地窗边,有一个控制面板,稍微点了几下后便打开了落地窗走了出去。
感觉到了阵阵的海风吹来的清凉感,闻到了海上特有的鹹味,刘涵竹趴在栏杆上,任凭海风吹起头髮,刘涵竹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幸福的享受,似乎一点都不畏惧那毒辣的太阳。
「真是太美妙了,这一层薄到不认真看还真的看不出来的玻璃,竟然能透风、味道也传的进来,还可以把紫外线和热气隔绝,要是大会真想要称霸世界,恐怕早已经称霸了,还哪有这幺多的纷争啊」刘涵竹笑着说。
坐在户外椅上,拿着手机自拍了几张后,边操作着将照片上传到粉丝专页边喃喃自语:「真是件不错的好差事,还能有这幺好的享受,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有那一间好到让人想要待在这艘游艇上一辈子的更衣室,这份工作我真的是选对了」

享受完海洋风情后,刘涵竹感成综合屠夫网觉有点渴了,便走进房间,稍微将自己的头髮整理了一下,检查了一下脸上的妆,最后再从更衣室中拿了一瓶精品香水来喷后,便只拿着手机出门了。

在走廊上按照指示地往酒吧走去,不过令刘涵竹感到意外的是竟然会在此时的走廊上遇到最令刘涵竹感到头痛的韩佩颖。
刘涵竹还是表现出那种「见到你真高兴」的表情和笑容,上前跟韩佩颖打招呼:「佩颖,你怎幺跑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也还在试穿衣服呢」
「我有试了好几套了啦,也已经选好几件当作预备的了」韩佩颖虽然是很平常地说但刘涵竹却还是深深地感觉韩佩颖对自己的防备心,刘涵竹心想:「一定要好好保持住啊,往往事情都是发生在那最大意的时候」
不过虽然刘涵竹是这幺想着,但脸上却完全没有透露出任何的真实想法,刘涵竹用他那浑然天成的娇嗲气质,歪着头有点装着可爱地问:「要预备什幺啊?」
韩佩颖转头看向刘涵竹:「涵竹,你是故意的吧?海茵姐没有跟你说嘛?」
刘涵竹摇摇头:「没有啊,海茵姐什幺都没有跟我说啊」
韩佩颖皱了皱眉头:「我还以为海茵姐跟你说了」
不知不觉地两个人都走到了酒吧的门口,刘涵竹说:「不然这样吧,我们进去小喝一杯、吃点小点心,你跟我说到底要準备什幺,正巧我们两个似乎还没有这样单独聊过天呢!从加入这个大家庭以来,我似乎都还没跟你聊过天!」
说完,刘涵竹也不问韩佩颖愿不愿意,就逕自地牵起了韩佩颖的手,把韩佩颖拉进酒吧中。

本来还有点不情愿地韩佩颖在刘涵竹强制的点了两杯有酒精的气泡饮料以及一盘综合炸物后便也将就地坐了下来。
「真好,在这样的气氛下,能跟好姐妹小酌一杯,真好」刘涵竹喝了一口,笑着说。
韩佩颖看着刘涵竹,心里想:「刘涵竹,你到底在打什幺样的算盘?到底想干什幺?」
刘涵竹拿起一根薯条,吃下去后,本来就如洋娃娃大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实在太好吃了!」
「我说涵竹,你不怕变胖吗?」韩佩颖皱着眉,问。
刘涵竹苦笑了笑:「都听说佩颖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地一次聊天的第一个话题就被你直捣黄龙了!」
韩佩颖脸色有点尴尬:「痾……我没有想那幺多」
「没关係没关係啦,那是佩颖你还没有跟我熟啦,要是跟我熟了,你就会知道私底下的我特别爱吃炸的,不过我还是会很乖乖认命的去把吃进去的,运动出来的」刘涵竹笑着说,然后又拿起一块炸鸡块往嘴里塞:「嗯……太好吃了,佩颖,你再不吃我可是要吃完了喔!」
看着刘涵竹完全不做作的吃着炸物,韩佩颖不由得心中想着:「没想到面对面后竟会是这样的情形,我还真是低估了他」

「喔,说了这幺多,都忘记问你,所以我们到底是要準备什幺啊?」刘涵竹喝了一大口饮料,问。
「其实也就是晚上我们会有聚会啦,海茵姐喜欢大家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出席,毕竟不管怎幺说,这次的这套旅行,都还是要以海茵姐为主」韩佩颖回答。
「是这样喔,原来就是聚会喔,我还以为有张集体的单子要接呢!」刘涵竹笑着说。
韩佩颖并没有回应刘涵竹的打趣,摇晃了一下饮料,说:「听说还会有场表演可以看,海茵姐似乎有帮我们其他人也都用到票可以进去看」
「真的喔!看来等一下真的要去好好谢谢海茵姐!能参加这次游轮真的是太好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有什幺主题吗?总不能一个人穿一个风格去吧?」
韩佩颖摇摇头:「这个我到就真的不知道了,海茵姐也没有跟我说,要不我晚一点去问问看吧」
「我也会去问的,毕竟我想海茵姐会想有一个主题的,就我认识的海茵姐,海茵姐的团队意识比较强,不像某个人名义上也有自己的一群,却不怎幺看重自己的团队」刘涵竹边说边喝了一口冰水。
「是喔,那我还真不知道呢,不过涵竹,我看你虽然没有很常跟我们大家一起活动,但好像很多事情都很清楚诶」
「我虽然没有跟姐妹们一起参加活动,但姐妹们中有几个对我特别好的,总是会跟我分享大家的事情啊,所以啰,而且身为一个新闻主播,怎幺样都无法忍受自己的讯息比别人还落后吧,你说是吧,佩颖?」
「也对啦,涵竹,你要离开了吗?」韩佩颖问。
「恩,我还想在这边坐一下,怎幺了吗?」刘涵竹反问。
「没什幺,我只想到处走走」
「喔,那我就不送你啰!」
「恩恩,回头见」
「回头见」

韩佩颖离开后,刘涵竹轻轻地笑了笑:「看来对我的防备心还真的不少,不过我还是被我挖出了不少东西,至少我知道了一件事,陈海茵,原来你也对我有所怀疑啊,竟然有事没有跟我说,不过这到底是故意放出来让我不敢有太大动作的讯息呢,还是单纯的意外呢,韩佩颖,真的不得不承认你会是我可敬的对手啊」
「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偷笑,可是会被人误认成是疯子的」来到桌边收杯子的男人说。
刘涵竹抬起头:「你不就喜欢我这个样子吗?阜轩哥哥」
只见一名头髮旁分、带着一副黑色的胶框眼镜、散发着一种谦恭有礼的高尚如贵族的气息的男子站在桌边,对着刘涵竹露出微笑。
「瞧你现在这样子,难道就不像个傻子吗?」刘涵竹笑着问。
「这位客人,本酒吧目前是休息时间喔」
说完,阜轩便转身走回吧台,而刘涵竹也拿着还有一口的含酒精气泡饮料跟着阜轩来到吧台,刘涵竹坐上了高脚椅,侧着身子,然后翘起脚,右手手肘撑在吧台上,手掌拿着饮料杯,说:「那可以来点特别服务了吗?」
阜轩看向刘涵竹,刘涵竹放下了杯子,然后爬上了吧台,双手按住阜轩的脸颊,两人开始热烈的亲吻了起来。

虽然说这场激情是刘涵竹自己挑起的,但其实两人早已经从刚刚刘涵竹进酒吧开始就已经眉来眼去良久了,现在关着酒吧的门、四下无人的状况下,两人的接吻可说是天雷勾动地火般的热烈。
刘涵竹的舌头窜进了阜轩的嘴吧中,而阜轩的舌头也不惶多让的与刘涵竹窜进来的舌头纠缠,两条舌头宛如两条灵动的蛇一样,互相交缠、互相缠绕。
两人的唾液在两人的嘴吧之间快速的流窜,每当两人交和在一起的唾液流进刘涵竹的喉咙中时,刘涵竹就感觉到一股无法克制的兴奋感像是随着哪一坨唾液一起流进自己的体内一样,刘涵竹无法压抑这一股快感,不由自主地用嘴唇吸住了阜轩的下嘴唇。
阜轩感觉到刘涵竹那一股强烈的慾望,自己虽然呈现的稍微属于被动的一方,但阜轩却没有安于让刘涵竹主导这一切的意思,被刘涵住吸住了下嘴唇,阜轩这时竟用手将刘涵竹垂落的秀髮温柔地拨顺至耳朵后方,不知道为什幺这个动作像是触电一样的让刘涵竹整个人都软了。
阜轩将刘涵竹从吧檯上抱了下来,然后让刘涵竹的背靠着吧台,阜轩自己则是将亲吻的目标从刘涵竹那红润的嘴唇移开,亲吻到刘涵竹的脖子,刘涵竹完美的配合着阜轩地将下巴抬高,阜轩这下的亲吻有点带吸地感觉,刘涵竹轻声地说:「不要这样子,会遮不住的啦」
刘涵竹这幺一说,阜轩才鬆开了嘴唇,刘涵竹雪白的脖子有点发红,阜轩笑了下,刘涵竹瞪了阜轩一眼,然后换刘涵竹自己扑上前,将阜轩领口的黑色蝴蝶结摘掉,然后快速地将阜轩得白衬衫给脱了,鲜红的润唇亲吻着阜轩得胸膛,而且还搭配上了巧手的抚摸,此刻的阜轩也不由得发颤。

刘涵竹蹲了下来,解开了阜轩的裤头,一口气连阜轩的四角裤也跟着裤子一起脱了下来,一根又粗又壮的巨屌弹了出来,还差一点就打到了刘涵竹的鼻头。
刘涵竹贪婪的看了这一根巨屌几秒钟后,刘涵竹纤纤素手便握了上去,起初地几下感觉上就是简单的前后套弄,但不知道刘涵竹的手是有什幺魔力,竟然光是这样简单的套弄竟然就让从正常人来看就已经很不平凡的巨屌变的粗壮的有点吓人,但在刘涵竹的眼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刘涵竹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圈住了阜轩的龟头边缘,轻轻地上下、小幅度地搓揉,极度刺激着所有男人生殖器官中最敏感的地方,阜轩全身上下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紧绷。
两根手指头圈起的套索开始在阜轩的巨屌上面进行上下地移动,虽然说不像刚刚用手掌那样有着非常大的刺激,但已经被刺激过的巨屌现在在接受套索般的圈弄,充血地程度也是相当的惊人。
就这样上下套弄了二十几下后,刘涵竹地手指套索又再一次只集中在最刚开始的龟头边缘,而这一次是用顺时针、逆时针的方向进行摩擦,阜轩感觉到虽然刘涵竹的转圈摩擦速度不快,但可能是因为龟头边缘的关係,阜轩的巨屌有一种越来越热的感觉。
阜轩发出了些许的呻吟声,刘涵竹抬起头,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看向稍微喘着气的阜轩,刘涵竹先是对阜轩眨了眨眼,然后露出一抹带着一点邪恶的笑容。
就在阜轩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刘涵竹的润唇已经包住了阜轩巨屌的龟头,而且已经来到了龟头边缘。
刘涵竹润唇的吞吐不快也不慢,不平均的吞吐深度,完整的刺激了巨屌的每一分每一吋,阜轩最后竟然忍不住地双手按住了刘涵竹的头不让刘涵竹再那样动。

大约过了十秒,阜轩的巨屌从刘涵竹的润唇中拔了出来,刘涵竹本来是一副「非诈乾你不可」的表情陡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副飘飘欲仙的表情,而这一个表情让阜轩看的是雄性大发,将刘涵竹一把抱起,抱着刘涵竹来到刚刚刘涵竹和韩佩颖坐的那个位子,将刘涵竹放在桌上,刘涵竹配合着阜轩,很快的就把身上那一件细肩洋装给脱去了,无肩带的白色胸罩和绑带的白色三角裤在刘涵竹167公分高、33C 25 34的姣好身材上展现了更大的诱惑力。
虽然阜轩的手有在推移刘涵竹的双脚,但其实刘涵竹自己也是顺着阜轩的意思把自己的双脚打开成然后曲成M字状,双脚之间的纳一块布料也已经因为里面的花穴滴出了不少花蜜而变湿了。
阜轩将刘涵竹的三角裤旁边的细线拉掉,将三角裤整个都脱下来,露出了那宛如郁金香一样的美丽且带有超高吸引力的花穴,而且在整齐修剪过的阴毛衬托下,更是令刘涵竹的花穴更加的诱人。
阜轩的手指头在刘涵竹的郁金香穴前抚弄了一番后,刘涵竹的娇气吐的越来越乱,还呻吟着:「嗯嗯嗯哼哼……轩哥哥轩哥哥不要这样子在线观看免费玩涵竹了啊……不要这样子玩弄涵竹了啦……涵竹涵竹受不了受不了阿……」
阜轩的手指头又在刘涵竹的郁金香穴的外面绕了一两圈后,忽然中指和无名指一勾,两根手指插进了刘涵竹的郁金香穴中,刘涵竹双眉一蹙,润唇半开,右手手指捲曲地靠在下嘴唇上,左手轻轻推着阜轩的胸膛,本来声音有点偏娃娃音的刘涵竹,一呻吟可真是令人无可救药地为他癡狂:「阿阿阿阿插进来了阿痾痾亨亨亨嗯哼……在搅动在搅动阿阿轩哥哥轩哥哥的手指让涵竹涵竹搅动阿痾痾痾痾……」
阜轩的手指深掘乱插,让刘涵竹是不间断地淫声浪语,而且花蜜还时不时地喷溅出来,让本来是擦的发亮的桌面上多了不少晶莹剔透地闪烁。

「轩哥哥我的好哥哥……给涵竹吧给涵竹吧……嗯嗯嗯嗯竹竹想要了竹竹想要了阿啊阿阿哼哼哼……给我好哥哥好哥哥给竹竹啦……」
刘涵竹挪动自己的身体靠近阜轩,阜轩其实早已经想要操干刘涵竹了,不过还是想多看一点刘涵竹那令人津津乐道地魅态,而如今刘涵竹那样的发骚,阜轩也不再忍耐,腰桿子一挺,将巨屌送进了刘涵竹的郁金香穴中,同时双手还抓住了刘涵竹的肩膀,让刘涵竹不会往后滑动,甚至还有故意让刘涵竹的身体往前靠,让巨屌在插进郁金香穴的瞬间碰撞出最大的刺激。
而阜轩的这个策略完美的奏效了,可能也是刘涵竹自己也相当的了解阜轩的想法并且配合阜轩的动作,在巨屌插进郁金香穴的那一瞬间,刘涵竹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至高快感和冲击力道,完全爆发在那郁金香穴中,虽然这可能是刘涵竹自己想要的,但刘涵竹还是敌不过身为女人的身体本能,刘涵竹的蜜臀整个抬了起来,头也整个向后仰,大声的浪叫。
「喔喔喔哼哼嗯嗯哼哼插进来了真的插进来了阿啊啊喔喔……天阿天阿怎幺会这幺爽阿啊喔……天阿天阿好哥哥好哥哥你要插死涵竹了阿痾痾痾……」
「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下来……再来再来不要停涵竹涵竹最喜欢最喜欢这幺爽的感觉了阿啊痾嗯哼……轩哥哥轩哥哥插死涵竹让涵竹爽死了阿啊啊……」
刘涵竹的肩膀被阜轩抓着,一对雪乳更是因为阜轩那暴力的干髮而剧烈的晃动着,刘涵竹双手抓着阜轩的手臂,承受着阜轩的极致操干。
「不行了不行了轩哥哥轩哥哥……痾嗯哼鞥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天阿轩哥哥竹竹要爽疯了啊啊啊啊……」

阜轩突然将巨屌抽出刘涵竹的郁金香穴,刘涵竹感觉一切的重心和一切的生存意义都失去了,刘涵竹丽眼媚态横流地看向阜轩:「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拜託拜託再来再来……不能没有不能没有轩哥哥的大巨屌……」
阜轩拉起刘涵竹,然后带着刘涵竹来到吧檯前,将刘涵竹压上吧台,刘涵竹上半身趴在吧台上,翘着那一对蜜臀,阜轩扶起的巨屌后在刘涵竹的郁金香穴上磨蹭了几下后,完全毫无预警地将巨屌插进了刘涵竹的郁金香穴。
双手扶着刘涵竹,阜轩这次的操干比起刚才的更加的狂暴,如毁了一个世界的陨石撞击地球,如淹没了一个国家的海啸,阜轩的操干让刘涵竹甚至感觉自己不断撞上吧台。
「喔喔喔喔喔天啊天啊天啊……这是这是什幺啊痾哼哼鞥……好爽好爽太爽了吧……痾恩哼鞥天啊……好哥哥好哥哥竹竹要疯了啊啊啊……」
「疯了疯了这样子干……这样子干涵竹涵竹会疯掉会疯掉的啊啊锕……不行了不行了……涵竹涵竹要被阜轩哥哥干到变得很色情了啊啊啊……痾痾痾痾高潮了啊……」
刘涵竹的蜜臀翘得越来越高,而被阜轩操干的程度也就越来越狂暴,而且蜜臀还因为不段的冲撞而变得如成熟的水蜜桃一样的粉红,阜轩看的是眼红,右手还是抓着刘涵竹的纤腰,然后用左手不段地拍打刘涵竹的两边蜜臀,每打一下都让刘涵竹全身颤抖,有时还会让刘涵竹本来是趴在吧台桌面上的头向后抬起。

「喔喔喔喔天啊天啊……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涵竹涵竹要变成要变成……阜轩哥哥阜轩哥哥的性奴隶了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
「不要停不要停……涵竹涵竹还要更多更多的巨屌……喔喔喔喔喔涵竹最喜欢被轩哥哥轩哥哥操了啊啊啊……爽爽爽爽爽爽……」
刘涵竹的左脚被阜轩的左手从大腿抬起来,刘涵竹侧着一边,而且还可以看见自己的郁金香穴是如何被阜轩的巨屌爆干着,阴唇被操的是翻进翻出的,而且还会在操干的时候露出花蜜,刘涵竹看见自己这样的画面也不自觉地更加的发浪了起来。
「送你上天,好不好啊?」阜轩低声地说。
「好啊好啊痾痾恩哼哼鞥不要停……把涵竹涵竹送上天啊啊啊啊喔……要爽上天了呵呵呵要升天了啊啊啊啊……好深好深的感觉……小穴完全被撑开了拉啊啊……」
阜轩的操干三深五浅,因为侧着身的关係,而在一次展现的雪乳现在比刚刚晃动的更加的夸张,根本看不太清楚乳头了,只感觉有一个鲜红色的点不停地高速晃动着,刘涵竹左手抓着阜轩的左手臂,然后就是用尽全身残存的力量淫声浪叫,配合着阜轩那每一下都足以让一般女生高潮到三重天以上的操干。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啊啊啊啊……轩哥哥轩哥哥……竹竹的好老公好老公……干死竹竹了……竹竹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涵竹涵竹!我要去了要去了!要去拉啊啊啊啊啊啊!」
阜轩猛烈的三十下后,将巨屌狠狠地插进刘涵竹饿郁金香穴的最深处,然后再狠狠地中出了刘涵竹。
等刘涵竹再一次醒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回到房间的,而且衣服竟然穿的非常的整齐,让刘涵竹不禁笑了下,心想:「这个阜轩,虽然坏归坏,但还是对我蛮不错的,还没有让我有出糗的机会」刘涵竹下床,走进浴室,稍微补了点妆,然后走出隔间,在冰箱里拿出免费的气泡水喝,这时手机忽然响了一声,刘涵竹拿着气泡水,来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又露出笑容。
坐到沙发椅上,将气泡水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手机,手机萤幕上显示:「你倒是很清闲啊」
刘涵竹快速的打字回覆:「还好啦」
「一切都还好吗?」
「放心吧,一切都还在我的预想之中」
「被提防了?」
「那是当然,我被提防被怀疑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那你还去?」
「因为就我知道的,虽然我是被提防被怀疑的,不过我猜应该是因为没有掌握到真正对我不利的证据,怀疑或提防我的人都还不敢当面戳破,而且呢,所谓的怀疑或提防我的人,就我所知,只有两个人」
「就他们两个吗?」
「是啊」
「虽然你是我信的过的,但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这次的聚会我听说还找了朱芳君」
「你说朱芳君喔,你对他有什幺看法?」
「痾……我是有见过他几次啦,也有听过一些传闻,他似乎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好搞」
「他的确不是啊,不过你先不用担心,我感觉就是因为朱芳君这个跟看起来不太一样的特质,让他目前也无法触及到核心」
「看起来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朱芳君的这个特质完全就是触碰到了那个人的线,一旦触碰到了那个人的线,要进入核心就很困难了」
「好吧,看起来我是不用替你担心什幺,那你好好享受你的游轮之旅吧」
「嘿嘿」
「?」
「我可是替你安排了一些余兴节目呢」
「替我?」
「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了,天机不可洩漏」
「好吧好吧,随你便,对了,有一件事情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后再跟你说的,不过我想还是先跟你说一下好了」
「什幺事情啊?」
「恩……这说起来有点诡异啦,我们东森主播最近有私服被动过的传闻,甚至还有被偷的」
「!!!!!真的假的啊!」
「是啊,你有想法吗?」
「恩……也不好说,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单纯的偷窃或是色狼」
「是嘛,我也有这种感觉,算了,等你回来我们再聊吧,或许等你回来就没事了」
「恩恩,那我先準备一下啦,先走啦,有事在找我」
「ok」
刘涵竹放下手机,吐了一口气:「宇舒啊,这可是为你精心设计的啊,希望你会喜欢」

而在另外一边,韩佩颖来到陈海茵的房间,陈海茵的床上已经放满了从试衣间中取出来等等要穿的礼服。
「怎幺了?佩颖,你挑完了喔?」陈海茵边问边走到橘红色的长沙发前,坐下来。
「恩,算是吧」韩佩颖点点头。
「你总是那幺乾脆喔,你看我一看到这幺多好看的衣服就冒出选择困难的老毛病了」陈海茵有点无奈地笑着说。
韩佩颖做到沙发的另外一边上,手撑着沙发的扶手,陈海茵问:「要喝点什幺吗?我刚刚开了一瓶红酒,还不错喝呢」
说着,陈海茵似乎也没有要让韩佩颖选择,就逕自地从酒柜中拿出刚刚开过的红酒,又拿了两只杯子,回到沙发上,将杯子放到大理石的茶几上,把杯子倒了七分满,递给韩佩颖其中一杯,韩佩颖接过后,喝了一小口,陈海茵问:「还不错吧?」
「恩」韩佩颖点点头,又喝了一小口。
「我看你在群组里没有什幺评论诶,佩颖,你是不喜欢你的房间吗?」陈海茵问。
「我很喜欢」
「这样喔,那就好,要是你不喜欢,我可是要跟大会抱怨一下的,毕竟事先要我报备有谁会一起参加,要我做这幺麻烦的事情还做不好,我可是要把整个试衣间都打包回家当补偿」
「我说海茵姐,你的口味也太大了点吧?」韩佩颖斜眼看向陈海茵。
陈海茵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别忘了我可是海骚主播呢!慾望可是无穷的!」
「知道知道了啦,真是的」韩佩颖摇头说。

「话说了,你不去享受一下游轮的一些设施,怎幺跑来我这边啊?我刚刚还打算先出去晃晃再回来选晚上的衣服呢!」陈海茵又替自己喝完的空杯倒了一次红酒,问。
韩佩颖用左手中指揉了揉左边的太阳穴,然后看向陈海茵:「海茵姐,你为什幺没有跟刘涵竹说今天晚上的活动?」
「我是想也许这样子就能让他被其他人觉得他有点不合群,就算他现在看起来是我们这边的人,要想拉拢我们的人去另外一边,这样的名声传出去他想要亲近别人也很难吧」陈海茵说。
「海茵姐,你成综合屠夫网这样考虑也是个观点啦,不过以刘涵竹绝对不会这幺就中招的吧,而且要是这样一来,我们先不论他真的是我们的人的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海茵姐你这样做可能会落她口舌的」
「落她口舌?」陈海茵不解地问。
「是啊,海茵姐,你想,要是他跑去跟别人说:『你看,陈海茵就是这幺不照顾人,就因为我平时少参加活动就忽略我』或者『诶诶,为什幺海茵姐似乎不太信任我啊?竟然没有跟我说等一下要聚会这件事,我是不是很惹人厌啊?』之类的话」
「会有人相信他说的这种话吗?我陈海茵平时的为人,大家应该都看在眼里的啊」陈海茵摇头说。
韩佩颖放下杯子:「当然,你平时的为人是应该不会让人产生这种想法,但如果有人就是这幺信了呢?或是有人听进去了呢?人啊,唯一绝对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什幺事情是绝对的,就算海茵姐你平时表现出是一个好大姐的样子,但或许有人会觉得那只是你表现出来的假象啊,私底下的陈海茵也许也是属于那种会踩着人的尸体往上爬的,海茵姐,你冒得起这种风险吗?」
陈海茵点点头,韩佩颖又说:「而且这样的事情会让刘涵竹读出海茵姐你的想法,就因为海茵姐你平时的为人不像是吴宇舒那种冰冷的感觉,那平时热情且对待自己这边的人都很好的陈海茵为什幺会没有来跟我通知呢?不就是间接的告诉了刘涵竹其实海茵姐你不信任她这件事情吗?原本刘涵竹的注意目标会只有放在我身上,但如今他也会将海茵姐你放进他的提防名单上了,算起来海茵姐你这样的行为」
韩佩颖突然打住没有说,陈海茵却说:「说下去吧,我们既然是盟友,就直言不讳,不用忌讳我」
「好吧,海茵姐,你这样的行为虽然称不上是完全的错误,但看起来就是在赌博,赌在两个我认为不太可能会发生的可能性」
「哪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是刘涵竹根本就是我们的人,是我们误会他了,第二种则是刘涵竹因为一时之间发现自己被你也怀疑了,而慌了手脚然后做出一些出轨的行为,但是以我认识的刘涵竹,经过不少风浪的刘涵竹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出错,甚至我可以说有超过一半的可能这完全就是在刘涵竹的计算中」陈海茵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先跟妳商量一下了,我真的是太自作聪明了」
「其实这件事导致的也不是全然的不好啦,至少刘涵竹想要做什幺动作的时候,会变得比以前更有顾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韩佩颖移身到陈海茵旁边,拍了拍陈海茵的肩膀说,不过韩佩颖心里却想着:「刘涵竹,你的下一步棋到底会下在哪里呢?」

(晚宴过后)

结束了晚宴后回到房间的刘涵竹,被突然从后面伸出来的手给吓了一跳,刘涵竹转过头去:「吓人喔!」
「就是要给你个惊喜啊!来,我帮你脱外套吧」
刘涵竹披在肩上的黑色西装外套被早已经在刘涵竹的房间等着刘涵竹的阜轩脱下后,被挂在了事先準备好的衣架上,刘涵竹解下了耳环,将耳环放到的电视柜上,然后逕自地往前走,而阜轩在后面跟着。
刘涵竹来到落地窗前,然后将秀髮全部拨至左边,露出了雪颈后微微地低下头,阜轩知道刘涵竹的意思上前帮刘涵竹黑色蕾丝的长礼服后面的拉鍊拉开。
不过就在阜轩要帮刘涵竹把黑色蕾丝长礼服由双肩上脱开的时候,刘涵竹的左手却按住了阜轩放在刘涵竹右肩上的手,刘涵竹头稍稍转向右侧,然后问:「都安排妥当了吗?」
「当然,你的吩咐是我最重要的事情」阜轩边说边亲了刘涵竹的脖子一下。
「不会有任何的差错吧?」
「放心吧,在安排房间的时候,就都已经有把这件事情给考虑进去了」
「恩,你果然是我最可靠的人,轩哥哥」
说完,刘涵竹按着阜轩的手的左手放开了,阜轩顺利的将刘涵竹身上的黑色蕾丝长礼服给脱开了,刘涵竹米白色的胸罩和丁字裤在刘涵竹诱人的身躯上,衬托的让刘涵竹更加地动人,就算是只是背影。

对着落地窗,可以依稀地看见刘涵竹以及阜轩的身影,此时刘涵竹的下巴微微抬高,然后头也微微地侧向一边,任由着阜轩亲吻着脖子、肩膀和锁骨。
阜轩的双手从后面环抱着刘涵竹的柳腰,刘涵竹的左手轻轻的摸着阜轩的头,阜轩的亲吻很轻也很温柔,刘涵竹闭着眼睛,红润的嘴唇微开,吐出一丝一丝的娇气。
两人就这幺持续了一会儿,阜轩的手开始缓缓地向上移动,从下方抓上了还被能集中托高的胸罩包覆着美奶,刘涵竹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阜轩的十根手指头灵活运用地捏揉刘涵竹的美奶,刘涵竹的娇媚吐气也随着阜轩双手的操弄时而大声时而小声,刘涵竹的脸颊也变得越来越红。
忽然,刘涵竹发出了一声「恩恩恩恩恩恩恩……哼哼哼哼哼……」的呻吟声,只说阜轩把刘涵竹的胸罩给脱了,鲜红色的乳头此刻已经完全挺立着,而阜轩也不怀好心地双手都用大拇指和食指捏搓刘涵竹的乳头,惹得刘涵竹是不停地呻吟着。
阜轩的手从刘涵竹的美奶上离开,左手继续往上地来到刘涵竹的嘴巴,让刘涵竹又是舔又是含,而阜轩的右手则是再一次的向下探,只不过这次越过了刘涵竹的柳腰,而且直接伸进了刘涵竹的丁字裤里,手掌压住了刘涵竹的阴部,然后中指和无名指竟是直接勾起插进刘涵竹的郁金香穴中抠动,刘涵竹不仅呻吟,身体更是不停地蠕动。

阜轩不知道什幺时候就已经脱了个精光,那一根又粗又壮的巨屌更是早已经硬挺的随时都要去填满女人的洞穴一般,阜轩的双手双双离开了刚刚放的地方,而此时的刘涵竹也已经情欲横流,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想要做爱的气息,阜轩将刘涵竹的丁字裤给脱了,然后让刘涵竹的双腿打开到与肩同宽,阜轩身体向下蹲了一点,然后手扶巨屌,对準了刘涵竹已经湿透了的郁金香穴,一个蹬脚,巨屌瞬间几开郁金香花瓣,送入郁金香穴中。
刘涵竹的柳腰被阜轩给抓着,但就算如此,阜轩刚刚的那一记拔地而起,还是让刘涵竹整个人承受不住那破土之力,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双脚也不自觉地往前移动了几小步,刘涵竹的双手趴上了落地窗,而美奶上的鲜红乳蒂与落地窗距离甚至只有半个拳头的远。
一下接着一下,阜轩从后面而来的操干,又是壮烈又是狠劲,完全不像是刚开始插入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般人已经濒临最后的高潮一样的激情,但对于刘涵竹来说,阜轩这样的操干法,才是刘涵竹最熟悉,同时也是最爱的操干法。
刘涵竹的呻吟声比起中午在酒吧中时更加的骚荡、魅惑人心,再加上原有超强武器:娃娃音,更是让刘涵竹的呻吟声像是一鞭又一鞭地抽在阜轩的雄性慾望上,催促着阜轩的的雄性慾望更加的爆发,好让阜轩那有力的腰能摆动的更快,让激烈的操干更加的激烈。

「阿喔喔啊喔喔喔天啊天啊……痾恩哼鞥爽死了爽死涵竹了啊啊啊……轩哥哥轩哥哥你干死涵竹了啊啊痾嗯哼鞥……涵竹涵竹真的被你操死了啊啊啊啊……」
「喔喔天杀的……有够强的啊啊锕恩哼鞥……不行不行了啊啊啊要变得很色情很色情了啊啊啊……阜轩哥哥阜轩哥哥……涵竹涵竹要被你操成骚货了啊啊啊啊……」
「爽爽爽翻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太大太粗了啊啊啊……这一根实在有够壮有够强的啊啊啊……涵竹涵竹要疯了爽疯了啊啊啊……」
「刘涵竹!继续!继许给我淫叫!」
「喔哼喔哼喔哼喔哼喔哼哼哼哼……停不下来了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啊……涵竹的高潮停下来了啊啊啊啊哼哼哼……这幺爽这幺爽竹竹要高潮死了啊……」
「奶子奶子在被在被阜轩老公阜轩老公捏啊……喔喔喔喔好爽好爽阜轩老公捏的浪竹又疼又爽的啊啊啊……天啊天啊浪竹是变态……变态啊啊痾痾痾喜欢被干的变态啊……」
「再来再多一点……不要停下来竹竹最喜欢最喜欢高潮了啊啊啊啊……竹竹喜欢被好哥哥亲哥哥干到绝顶高潮了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好像要喷了要喷发了啊啊啊性慾喷发啊……」
「你实在是有够骚的啊啊啊啊!刘涵竹再色一点!」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又要成为性奴隶啊啊啊请原谅竹竹……竹竹好色竹竹好蕩啊啊啊给我给竹竹更多更爽的啊啊啊啊……」

从落地窗一路操干到了床边,阜轩将刘涵竹压上床,然后先故意让刘涵竹的郁金香穴失去巨屌的填满,然后让刘涵竹完全按照自己的指示翻过身,张开了双腿,迎接着阜轩的巨屌再一次狠狠操干进去。
「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喔喔喔喔……虽然虽然是最普桶的……但却是却是最爽的啊啊啊啊……喔哼哼天杀的天杀的啊……美死美死了竹竹啊……」
刘涵竹如今已经爽到连自己的双手都已经无法好好控制,不知所措的双手任意的摆放在床上,双腿被阜轩抓着,而阜轩的腰如今就像是装上了涡轮一样,用着超高速且如挥动锻冶铁器之鎚的力量操干着刘涵竹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郁金香穴。
「嗯嗯哼哼死了死了啊啊啊涵竹……涵竹要死了啊啊啊啊轩哥哥轩老公……竹竹的骚穴都是你的形状了啊啊啊啊……不行了要上天堂了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
阜轩的身体不断撞击着刘涵竹的耻丘,刘涵竹不知道已经翻了多少次白眼了,几乎快要失神的刘涵竹上半身用力地弓起来,而就在同一时间,阜轩的巨屌也胀到了最极致,刘涵竹的郁金香穴紧缩到了极致,双方的极致带来的最经典的绝顶高潮。
「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轩哥哥轩哥哥痾痾痾痾痾竹竹竹竹竹竹高潮了啊啊啊小穴小穴被射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话分两头,就在刘涵竹和阜轩激情四射时,在另一间房间中,一个留着长髮、双颊肉肉的,有着一双如漫画中的女主角一样圆圆大大的眼睛、163公分高、34E 25 35的爆炸三围的女子却是面露难色,甚至眼尾还挂着几滴眼泪。
令人垂涎三尺的胴体上,却有着无数条错综複杂的麻绳捆棒着,而且一对令人忍不住就想捏个几把的大奶更是因为在在麻绳的綑绑下被更加的突显出来。
而女子的背后有着一条麻绳延伸到本来是作为卧室与床之间间隔的布帘横桿,女子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跪在床上,而在旁边则是有个男子看着被綑绑的女子,露出满意且带着卑猥的表情与笑容,说道:「蔡尚桦,今晚我阿禾会好好的调教你一番的!」  

成综合屠夫网